神山羊。 【迷編聽聽】新生代的米津玄師ー 神山羊 ( 有機酸 ) 介紹

Yellow(神山羊录唱歌曲)_百度百科

神山羊

也感覺不到主的同在,聽牧師講道沒享受,自己讀經沒有亮光,感覺靈裡特別乾渴。 一天,田姊妹突然來我家讓我一起去聽道。 當時那位程姊妹給我們講了神的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 時代和國度時代,以及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和每步作工達到的果效。 還給我們講了什麼是 ,她說 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基督,神發表了人類蒙拯救的一切 ,給人帶來了 ,應驗了 :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啟22:13)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3:13) 「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 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 」(路17:24-25)等預言,最後還給我們唱了《救主早已重歸》這首歌。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 的再來,心裡感到高興極了,終於盼到主回來了!而且還對人類發表了那麼多話語,我一定要把這大好消息告訴給等待主回來的弟兄姊妹。 然而不久,我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消息就被教會的牧師、長老知道了,從那時起我就被他們攪得再沒有安靜的日子了。 一天,我正在家洗衣服,聽見有人敲門。 開門一看,是我們教會的講道人魏弟兄和另一個教會的講道人朱弟兄。 看到他們氣沖沖的樣子,我的心一下子繃緊了,慌忙把他們讓到屋裡。 我一邊倒茶,一邊趕緊默禱,求全能神加給我 和力量,無論他們說什麼,願神都保守我的心不遠離神。 這時朱弟兄怒氣沖沖地拍著桌子說:「誰讓你不經批准就出去聽道的?你知道嗎?凡不傳 的都是錯的,主回來了牧師、長老怎麼不知道?那麼多教會的講道人咋不知道?……」他對我又訓斥、又挖苦,我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我心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們沒經考察怎能這樣說呢?停了一會兒,我擦擦臉上的淚反駁道:「主耶穌降生的時候也沒有先告訴祭司長、文士,而是先讓牧羊人知道的,這就證明主來不是根據人的地位高低向人顯現。 主耶穌說: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太7:7)誰尋求誰就能得著,誰不尋求就得不著。 全能神就是主的再來,完全應驗了 的預言。 我跟上主的腳蹤是我的自由,難道還需要經誰批准嗎?全能神說: 『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 從那時起,我們原教派的人就經常來我家攪擾、攻擊我,多虧程姊妹常來幫助我,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在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中我學會了怎麼分辨人。 有一次程姊妹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神說: 「你應對各種人的各種作工都有分辨,不應做糊塗跟隨的人,這是關乎到人進入的事。 你若不會分辨哪些人的帶領有路,哪些人的帶領沒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這些都是與你個人生命有直接關係的事。 人若不會分辨,對自己的生命進入可是個大的攔阻啊!現在是末世,撒但藉著不同的人、事、物來打岔神的作工,用各種謬論和手段攪擾人離開真道,就如在律法時代後期,法利賽人為了地位和飯碗牢籠信徒跟隨他們,一味地按照聖經字句,憑著觀念想像論斷主耶穌不是神。 還肆意誹謗、定罪,甚至挑唆眾人都棄絕主耶穌,神藉著道成肉身把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顯明了。 而那些糊塗信的人,就受那些祭司、文士、法利賽人的迷惑,也隨著他們高喊『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結果他們的惡行與法利賽人同等。 只有那些聽到神的聲音就跟隨神的人得到了主耶穌的救贖, 到神的寶座前成了主的兒女,可以直接向神禱告悔改認罪,獲得主的赦免。 今天信全能神也是一樣,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也是收尾揚場的工作。 藉著全能神發表話語作末世審判工作將各類人顯明了,是否能認識神的聲音,就把 和愚拙童女分辨出來了。 藉著人能否接受神的末世審判工作,將山羊綿羊、麥子稗子也分開了。 真心 的人能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順服神的新作工,而那些假冒為善的牧師、長老,為了達到控制信徒保住地位和飯碗,絲毫不尋求考察神的工作而竭力定罪,還不讓弟兄姊妹考察真道。 正應驗了主耶穌的話: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 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 』(太23:13 )所以他們這樣的行為是被神定罪的。 」 我聽了程姊妹的交通,心想:這些講道人為了達到保住自己地位、飯碗的目的,誣陷、誹謗全能神及全能神教會,迷惑、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通過他們的攪擾,讓我對假冒為善的牧師、長老的實質有了分辨。 他們名義上信神,所做所行都是抵擋神的,山羊綿羊、善僕惡僕被神的末世作工顯明分開了。 當我對這些攔阻我接受真道的人有了分辨後,更加信心百倍的相信、跟隨全能神了。 兩個月過去了,他們不甘心失敗,還是藉人、藉事不斷地來攪擾我。 一個禮拜天,我正在家做中午飯,原教會教唱詩歌的曹弟兄來到我家對我說:「只要你不信『 』了,就讓你來當教會帶領。 如果你還繼續信,就讓弟兄姊妹棄絕你,你好好想想吧!」我說:「沒有什麼好想的,不跟上神的新工作地位再高有啥用?法利賽人不比我的地位高?為什麼還遭神咒詛了?」他聽了無言以對就走了。 我心想:我若真離開了教會,那麼多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啊?我心裡不禁有點軟弱,便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讓我因貪圖地位而背叛神,願你加給我信心,使我勝過魔鬼的詭計,我不願離開弟兄姊妹,我願把教會裡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帶到你面前……」 然而他們還是不甘心失敗,用盡各種伎倆來阻止我信全能神。 一天,原教會管事的高姊妹(是我一位遠房嫂子)來到我家,惡狠狠地說:「要不是看在我們有點親情的份上,我早讓派出所來抓你了。 教會的帶領、執事好話說盡來勸你,你都不聽,真是不知好歹!放著大路你不走,偏偏要往小路行。 我心想:我今天信的是全能神,一切都是神說了算,不是哪個人說了算!於是我坦然地對她說:「嫂子,全能神就是拯救人類的主,是主耶穌的再來,你也考察考察吧!」她看我沒有被她恐嚇住,又氣急敗壞地說:「你以為你在幹什麼我不知道?你往哪裡去,都給誰說話,在什麼地方,我都知道……」我一聽她在跟蹤我,心想:你們這些人真是太卑鄙了,我信神連一點自由都沒有,還三番五次到我家挑撥讓丈夫和我吵架,跟我離婚!這時我說:「我們都是信神的人,我無論去哪裡,說什麼話都是光明正大的。 我們沒做壞事,良心無愧,為了信真神被抓是榮耀神的事,而對作惡抵擋神的人,主耶穌說: 『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 』 (太12:36-37) 」她聽完再沒有說話黑著臉走了。 全能神的話說: 「你當知道現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各樣的瘟疫正在發作,各種邪靈很多,只有我是真神,只有我是你的避難所。 你現在只有藏在我的隱祕處,只有在我裡面,災害才不致臨到你,禍患也不得挨近你的帳棚。 若不是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多次交通,憑我自己是難以勝過撒但詭計的。 此時深感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在這魔鬼遍地遊行的時代,我能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又一次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實在是蒙了神極大的保守。 在全能神教會這片淨土裡追求真理盡本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氣!以後不求別的,只願能多傳福音滿足神,使活在黑暗中的人早日來到神面前,脫離宗教牧師、長老的捆綁、迷惑,都能迎接到主的再來,讓神的心早日得著安慰! 於是我積極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 不久,我原來的教會就有九個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來又藉著他們的配合,把原教會真心信主的人都陸續帶到了全能神面前。 我又繼續到別的地方去傳福音,真是體驗到了「神的羊聽神的聲音」這話的真實性,其他各宗各派真心渴慕神顯現的人也都紛紛歸向了全能神。 將這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作者:李 靜.

次の

潘神_百度百科

神山羊

神山羊 才華十分洋溢,除了作曲功力讓人讚賞之外,去年在好友須田景凪的演唱會上彈奏貝斯、為ずっと真夜中でいいのに。 (永遠是深夜有多好。)的擔任編曲、與DAOKO共同合作以及兩首曲目,活動領域大幅擴展。 今年4月3日,他更進一步推出了 神山羊 名義的第一張迷你專輯《しあわせなおとな》。 雖然畢業後一度停止音樂活動、想要好好找工作,然而求職卻不順利也讓他轉念往東京發展。 然而一開始到東京,他也並沒有特別執著要從事音樂工作,只是在因緣際會之下入手了DTM軟體的「Cubase」,因而興起嘗試作曲的念頭。 在 神山羊 的音樂道路上最大的轉機可說是與後來以「須田景凪」名義出道的VOCALOID音樂人「バルーン」的相遇,讓神山羊將VOCALOID作曲這件事從單純的興趣轉為希望能以音樂維生。 然而為何選擇以新名義「神山羊」出道?針對此點他曾表示,在NICONICO或是YouTube發表作品的音樂人其實有個算是淺規則的風潮,就是不會表露自身身分,「但在作曲的過程中,漸漸地開始會想要透過『自己』這個濾鏡,而非VOCALOID來表現樂曲;想要用自己真實的歌聲來挑戰看看,同時也發覺用自己的聲音來唱自己做的曲子才是我真正想要呈現的作品。 」因而選擇跳脫網路,以「神山羊」來製作作品。 在樂曲製作過程時,無論是「神山羊」或是「有機酸」,大部分都是先用電腦作曲並自己彈吉他,將腦中的節奏加上旋律後加以編輯。 不過「有機酸」的部分會特別意識到甚麼是 Vocaloid才能做到的,如果有與Vocaloid相襯的作品產生,今後也會以 「有機酸」名義來發表作品。 至於「神山羊」的部分,則會先用簡單的英文歌詞來做demo,之後才來填詞。 〈YELLOW〉和〈青い棘〉其實在神山羊心中表現了陽與陰兩種極端,「使用VOCALOID作曲的時候比較偏向表現出陰的部分,而以『神山羊』為名義作曲時則會加入比較多pop和大眾娛樂的元素,至於〈YELLOW〉和〈青い棘〉則分別表現了神山羊的陽與陰兩種面向。 雖然神山羊自己是如此說明的,不過個人認為在〈YELLOW〉那較為明亮的旋律之下,仍可感受到帶著黑暗的創傷,而這正是神山羊和有機酸音樂的魅力之處。 或許出道這件事總會讓人開始思考商業與自己想做的事情之間的平衡,然而神山羊並未因此感到困惑。 相反地,他認為「被需要」這件事情正是他作音樂的原動力,比起為了自己作曲,為了誰作曲、為了甚麼事作曲這種模式比較符合他的性格,如果可以做出符合那人事物的曲子,對他來說就是正解。 今後他也表示希望能做出更多不一樣的音樂,讓大家感受到音樂的不同模樣。 2020年,神山羊宣布自Sony Music主流出道,主流出道作同時也作為動畫 「空挺ドラゴンズ」主題曲。 讓人更加期待今後的發展。

次の

Yellow(神山羊录唱歌曲)_百度百科

神山羊

也感覺不到主的同在,聽牧師講道沒享受,自己讀經沒有亮光,感覺靈裡特別乾渴。 一天,田姊妹突然來我家讓我一起去聽道。 當時那位程姊妹給我們講了神的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 時代和國度時代,以及每步作工之間的關係和每步作工達到的果效。 還給我們講了什麼是 ,她說 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基督,神發表了人類蒙拯救的一切 ,給人帶來了 ,應驗了 : 「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 」(啟22:13)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3:13) 「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 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 」(路17:24-25)等預言,最後還給我們唱了《救主早已重歸》這首歌。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 的再來,心裡感到高興極了,終於盼到主回來了!而且還對人類發表了那麼多話語,我一定要把這大好消息告訴給等待主回來的弟兄姊妹。 然而不久,我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消息就被教會的牧師、長老知道了,從那時起我就被他們攪得再沒有安靜的日子了。 一天,我正在家洗衣服,聽見有人敲門。 開門一看,是我們教會的講道人魏弟兄和另一個教會的講道人朱弟兄。 看到他們氣沖沖的樣子,我的心一下子繃緊了,慌忙把他們讓到屋裡。 我一邊倒茶,一邊趕緊默禱,求全能神加給我 和力量,無論他們說什麼,願神都保守我的心不遠離神。 這時朱弟兄怒氣沖沖地拍著桌子說:「誰讓你不經批准就出去聽道的?你知道嗎?凡不傳 的都是錯的,主回來了牧師、長老怎麼不知道?那麼多教會的講道人咋不知道?……」他對我又訓斥、又挖苦,我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我心想: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們沒經考察怎能這樣說呢?停了一會兒,我擦擦臉上的淚反駁道:「主耶穌降生的時候也沒有先告訴祭司長、文士,而是先讓牧羊人知道的,這就證明主來不是根據人的地位高低向人顯現。 主耶穌說: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太7:7)誰尋求誰就能得著,誰不尋求就得不著。 全能神就是主的再來,完全應驗了 的預言。 我跟上主的腳蹤是我的自由,難道還需要經誰批准嗎?全能神說: 『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 從那時起,我們原教派的人就經常來我家攪擾、攻擊我,多虧程姊妹常來幫助我,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在神話語的開啟、引導中我學會了怎麼分辨人。 有一次程姊妹給我交通全能神的話,神說: 「你應對各種人的各種作工都有分辨,不應做糊塗跟隨的人,這是關乎到人進入的事。 你若不會分辨哪些人的帶領有路,哪些人的帶領沒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這些都是與你個人生命有直接關係的事。 人若不會分辨,對自己的生命進入可是個大的攔阻啊!現在是末世,撒但藉著不同的人、事、物來打岔神的作工,用各種謬論和手段攪擾人離開真道,就如在律法時代後期,法利賽人為了地位和飯碗牢籠信徒跟隨他們,一味地按照聖經字句,憑著觀念想像論斷主耶穌不是神。 還肆意誹謗、定罪,甚至挑唆眾人都棄絕主耶穌,神藉著道成肉身把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顯明了。 而那些糊塗信的人,就受那些祭司、文士、法利賽人的迷惑,也隨著他們高喊『把他釘在十字架上』,結果他們的惡行與法利賽人同等。 只有那些聽到神的聲音就跟隨神的人得到了主耶穌的救贖, 到神的寶座前成了主的兒女,可以直接向神禱告悔改認罪,獲得主的赦免。 今天信全能神也是一樣,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也是收尾揚場的工作。 藉著全能神發表話語作末世審判工作將各類人顯明了,是否能認識神的聲音,就把 和愚拙童女分辨出來了。 藉著人能否接受神的末世審判工作,將山羊綿羊、麥子稗子也分開了。 真心 的人能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順服神的新作工,而那些假冒為善的牧師、長老,為了達到控制信徒保住地位和飯碗,絲毫不尋求考察神的工作而竭力定罪,還不讓弟兄姊妹考察真道。 正應驗了主耶穌的話: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 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 』(太23:13 )所以他們這樣的行為是被神定罪的。 」 我聽了程姊妹的交通,心想:這些講道人為了達到保住自己地位、飯碗的目的,誣陷、誹謗全能神及全能神教會,迷惑、攔阻人尋求考察真道,通過他們的攪擾,讓我對假冒為善的牧師、長老的實質有了分辨。 他們名義上信神,所做所行都是抵擋神的,山羊綿羊、善僕惡僕被神的末世作工顯明分開了。 當我對這些攔阻我接受真道的人有了分辨後,更加信心百倍的相信、跟隨全能神了。 兩個月過去了,他們不甘心失敗,還是藉人、藉事不斷地來攪擾我。 一個禮拜天,我正在家做中午飯,原教會教唱詩歌的曹弟兄來到我家對我說:「只要你不信『 』了,就讓你來當教會帶領。 如果你還繼續信,就讓弟兄姊妹棄絕你,你好好想想吧!」我說:「沒有什麼好想的,不跟上神的新工作地位再高有啥用?法利賽人不比我的地位高?為什麼還遭神咒詛了?」他聽了無言以對就走了。 我心想:我若真離開了教會,那麼多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啊?我心裡不禁有點軟弱,便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讓我因貪圖地位而背叛神,願你加給我信心,使我勝過魔鬼的詭計,我不願離開弟兄姊妹,我願把教會裡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帶到你面前……」 然而他們還是不甘心失敗,用盡各種伎倆來阻止我信全能神。 一天,原教會管事的高姊妹(是我一位遠房嫂子)來到我家,惡狠狠地說:「要不是看在我們有點親情的份上,我早讓派出所來抓你了。 教會的帶領、執事好話說盡來勸你,你都不聽,真是不知好歹!放著大路你不走,偏偏要往小路行。 我心想:我今天信的是全能神,一切都是神說了算,不是哪個人說了算!於是我坦然地對她說:「嫂子,全能神就是拯救人類的主,是主耶穌的再來,你也考察考察吧!」她看我沒有被她恐嚇住,又氣急敗壞地說:「你以為你在幹什麼我不知道?你往哪裡去,都給誰說話,在什麼地方,我都知道……」我一聽她在跟蹤我,心想:你們這些人真是太卑鄙了,我信神連一點自由都沒有,還三番五次到我家挑撥讓丈夫和我吵架,跟我離婚!這時我說:「我們都是信神的人,我無論去哪裡,說什麼話都是光明正大的。 我們沒做壞事,良心無愧,為了信真神被抓是榮耀神的事,而對作惡抵擋神的人,主耶穌說: 『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 』 (太12:36-37) 」她聽完再沒有說話黑著臉走了。 全能神的話說: 「你當知道現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各樣的瘟疫正在發作,各種邪靈很多,只有我是真神,只有我是你的避難所。 你現在只有藏在我的隱祕處,只有在我裡面,災害才不致臨到你,禍患也不得挨近你的帳棚。 若不是全能神的話語和弟兄姊妹多次交通,憑我自己是難以勝過撒但詭計的。 此時深感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在這魔鬼遍地遊行的時代,我能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又一次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實在是蒙了神極大的保守。 在全能神教會這片淨土裡追求真理盡本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氣!以後不求別的,只願能多傳福音滿足神,使活在黑暗中的人早日來到神面前,脫離宗教牧師、長老的捆綁、迷惑,都能迎接到主的再來,讓神的心早日得著安慰! 於是我積極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 不久,我原來的教會就有九個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來又藉著他們的配合,把原教會真心信主的人都陸續帶到了全能神面前。 我又繼續到別的地方去傳福音,真是體驗到了「神的羊聽神的聲音」這話的真實性,其他各宗各派真心渴慕神顯現的人也都紛紛歸向了全能神。 將這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作者:李 靜.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