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 逸 伊之助。 嘴平伊之助_360百科

鬼滅之刃:角色集體擬獸化,義勇迫害蝴蝶忍,伊之助把善逸按在身下打

善 逸 伊之助

再次警告,非常糟糕,糟糕过头,知雷不踩,谢谢!! 月悬半空树影重重,树下的草丛随着人的动作而不断的晃动着,除了两个呼吸粗重的人以外就只剩下了暧昧的水声,周围求偶的虫鸣早就被听力超常的剑士除去。 男孩的手被束缚在后背,完全无法动弹,两只腿则被那个有着黄色头发的人拉的大大的,男孩看着那人将头低至自己的腿间,下身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让男孩的双肩止不住的颤抖,不善于分泌泪水的双眼都被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雾。 炭治郎此时的双颊已经被情欲染的一片通红,双唇上一片水润,胸膛不断的起伏着,一副被欺负狠了的可怜样子。 他不清楚这个器官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炭治郎身上的,是自始至终都长在炭治郎身上,还是变成鬼之后身体发生了变化长出了这个东西——只会出现在雌性身上的穴。 不过这些都妨碍不了他用这里让炭治郎和他都好好快乐一番,善逸把炭治郎大开的和服又松了些,让对方的身子更好的暴露在月光之下。 炭治郎下身的毛发稀疏,雌穴周围更是光洁一片,从未见过阳光的地方定是白嫩嫩的惹人怜爱,只可惜不能在白天瞧个清楚。 透过月光,善逸能看见那处发育不差,此刻两片阴唇被他舔的水光一片,里面粉嫩的肉在空气里无辜的随着炭治郎的呼吸而颤抖着,一幅等待侵犯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只有每当看到对方本能一般的在战斗中保护人类的他才清楚的明白对方其实从未变过。 高温的口腔包住敏感的雌穴,灵活的舌头舔开了肉缝,挤进了这片嫩肉里,里面的穴肉十分好客的缠上了善逸的舌头,淫水像是不要钱一样从雌穴中溢出,让那条灵活的舌头能更方便的进出。 淫水和善逸的口水互相混杂着,善逸的鼻尖不时蹭着挺立的肉蒂,呼吸扑在上面让炭治郎觉得整个腰部都变的酥麻了起来。 没过多久,探索够了的舌头便开始模仿性交的动作动了起来,抽出的时候会整条舌头抽出来,顺便用力的舔一下上面可怜的肉蒂,这个时候炭治郎的嗓子里就会发出粘腻而短促的呻吟,听上去像是被攻击了要害的小狗;把舌头插入的时候善逸会很用力,连头都会随之运动,往炭治郎的方向拱去,粗粒的舌苔让敏感的穴肉一阵阵的战栗。 在善逸的耳朵里水声在炭治郎的下体根本就没停过,淫靡而下流,善逸的下身把的队服顶出一个包来,舌头进出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善逸看着高潮过后的炭治郎已经快软成了一滩水,用手指捅入了对方刚刚被疼爱过的雌穴之中,除了内里有些痉挛以外炭治郎的身体没有太多的反应了,只是眉头又轻轻的抬起,似乎很困扰的样子。 这是还被困在高潮的余韵里。 不像那头野猪,精虫上脑之后除了自己的老二之外都不管不顾。 善逸想起上次自己出任务回去看见炭治郎惨兮兮的被压在伊之助身下的样子就火大,忍不住在心底又骂了两句自己的伙伴。 闻到了一丝愤怒味道的炭治郎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善逸,双手被束在身后无法动弹,他只能抬起头用眼神担忧的看向善逸。 那根肉棒存在感太强,炭治郎脸上又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色,善逸见状先是一点点的把自己硕大圆滑的龟头挤进了雌穴紧窄的口里。 这个时候善逸已经把自己的性器全部塞到炭治郎的雌穴里了,嫩的不能再嫩的雌穴被善逸撑了个满满当当的,善逸能清晰的感受到炭治郎内里的每一丝动作,硬到快要炸掉的性器终于得到了安抚。 身体里仿佛有个填不满的洞一样,不断的在渴求着。 一开始只是高频率的轻轻抽插着,炭治郎被善逸插的哼哼个不停,那张总是正经的脸上现在正被情欲熏的像个发了高烧的小孩。 那个把炭治郎雌穴满满塞上的凶器配上剑士本身超绝的腰力,认真起来真的是凶的不得了,善逸把整个身子压在炭治郎身上,上面抽抽噎噎的眼泪掉个不停,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又粗又长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把炭治郎的雌穴挤开,里面的穴肉都来不及迎合这根性器的动作,只能被动的接受着善逸性器的侵犯。 刚才还满口是让炭治郎舒服,现在脑子里全是让自己下面更爽利,一幅混小子的撒娇的样子。 雌穴在这么一会儿的抽插之中已经出了很多的水,包裹着善逸的性器让对方能更加肆意的进出这口秘穴,但更多的淫水被善逸粗大的性器堵在了内里,胀胀的感觉和快感混合在一起,让炭治郎不适的不断收缩起雌穴来。 下面被插的好热,感觉好舒服……说话说不灵光的炭治郎只能流着口水乖乖的让善逸肏,里面嫩嫩的穴肉已经被柱身和柱身上的青筋摩擦的没了脾气,偶尔收缩一下讨好一下换来的是哭的更凶的善逸和动作更大的顶弄。 可怜的雌穴现在已经被插的有些红肿了,穴口处已经有了细小的白沫子,不知何时善逸松开了把住炭治郎腿的手,而炭治郎的两条光溜溜的腿也缠上了善逸的腰部。 善逸顶弄到炭治郎伸出的某块软肉的时候炭治郎整个身子猛的一震,嗓子里的呻吟登时变了个调子,整个肉穴绞了下善逸的性器,让善逸舒服的又往下掉了个大泪珠。 善逸误将这当做炭治郎的害怕,轻笑了一声。 而且炭治郎后背上都起鸡皮疙瘩了,应该舒服的不行了吧。 手上动作也不停的善逸不停的在沉溺于欲望之中的炭治郎身上揩油,经过锻炼的肌肉手感都很好,成为鬼之后炭治郎身上的皮肤也细腻的让他舍不得放手。 善逸被吸的头皮发麻也没停下动作,他察觉到炭治郎雌穴最里面那个地方开始不断地颤抖,忍不住一下接一下继续用力着,然而还没等他顶开那张小嘴就听见了一阵熟悉到令他烦躁的脚步声。 总之不能让那家伙抢先。 听见伊之助的声音炭治郎的身体抖了一下,善逸低下头亲吻住炭治郎的嘴唇,把对方口中的那些甜腻腻的呻吟全部纳入口中,双唇和舌头都温柔的安抚着炭治郎,下身则是突然提快了速度,快感让炭治郎的腿都圈不住善逸的腰,只能无力的大开着,让身上的人一次又一次毫无阻碍的进到最里处。 善逸目标明确的在这个刚刚高潮过的肉道中顶着最深处的那个小口。 伊之助这么一动,善逸的性器自然就堵不住炭治郎的雌穴了,善逸的白精混着炭治郎自己的淫液一下从那个合不上的肉袋子里落了出来,一部分直接拉出淫靡的长丝掉到地上和善逸身上,一部分顺着大腿腿根留下来,一直流到了炭治郎的小腿上。 炭治郎就和个娃娃一样被伊之助举了起来,口里含糊的发出一些声音,身子偶尔的痉挛一两下。 好像之前那个不知道怎么讨炭治郎开心的那个纯情野猪头不是他一样。 这头什么风情都不懂的野猪,难道不知道这样做起来会更有感觉吗? 这话善逸可不敢告诉伊之助,到时候对方学坏了炭治郎就会更惨了。 过于粗鲁的动作让炭治郎雌穴里发出的水声越来越明显,炭治郎想躲却被善逸抓的死死地,他也不敢太大力气的反抗,就只允许让伊之助以一种疯狂的气势来和他交配。 和伊之助的交合只能称得上是一场交配,对方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野性让对方在这种事情也从来见不到半点的温和,伊之助不仅放任欲望还推动欲望,那些过剩的精力恨不得全部发泄到炭治郎身上。 善逸重新挺立的性器贴着炭治郎的后腰,他轻轻顶胯,戳动着腰窝的位置,滑溜溜的腺液抹的炭治郎后腰到处都是,听着炭治郎的声音善逸张开嘴咬住了炭治郎裸露出来的肩头,他咬的很用力像是不甘一样,但松口之后那些齿痕转眼间就消失了,只留下了善逸的口水。 真不爽……善逸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手指摸到了炭治郎的后穴,这里也已经湿哒哒的了,不知道是后面分泌出来的,还是伊之助在抽插时带出来的淫水。 善逸把手指转了转,用这些滑溜溜的淫液一点点的开拓炭治郎的后穴。 后穴的肠壁也很柔嫩,前面伊之助的动作引走了炭治郎大部分的注意力,所以善逸很快就做好了扩张,把自己的性器跃跃欲试地对准后穴挤了进去。 等换上了存在感更强的东西的时候,炭治郎才反映出自己的两个穴都被入了,他被夹到二人中间,想挣扎只能扭动腰肢。 这种时候要是只有炭治郎的声音就好了,那种温柔的好像快哭出来的声音染上情欲的时候,那种善逸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让他深深的迷恋着,更准确的来说炭治郎的所有声音他都喜欢,而陷入情欲的声音是最特别的,那意味着渐渐减少的理智和被释放的欲望和渴求,善逸喜欢炭治郎表达欲望的样子,很可爱,很让他安心。 随着炭治郎的肠壁开始一点点的适应,善逸下身也开始动了起来,被温暖的肠道包围和吸吮的性器也很舒服,只可惜不能弄清楚炭治郎现在口中的呻吟声是他引起来的还是那头蠢猪引起的。 现在炭治郎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早就变得乱糟糟的,两鬓和脑门上的头发都黏在了脸上,身子一耸一耸的,似乎早就失去了控制。 炭治郎的嘴巴很软,就像高级的点心一般,咬起来很有弹性,善逸特别喜欢把舌头伸进去,去舔炭治郎变得尖尖的牙齿,炭治郎则因为害怕咬伤善逸而不合上嘴巴,任由善逸在他的嘴里胡乱的舔弄。 亲吻实在是个很舒服的事情,善逸知道自己和炭治郎接吻的时候很蛮横,但是这么舒服的事情他实在是拒绝不了,他也不曾告诉伊之助亲吻这回事情,所以那个触觉敏感过头的野猪头也就一直带着那个蠢头套和炭治郎做了。 他优秀的触觉不仅仅能让他在性事中感受更多的快乐,还能更准确的捕捉炭治郎的身体状态。 比如说现在,他再顶两下他就可以进到更深的内里了。 炭治郎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要死掉一样,善逸不爽地眯了眯眼睛,哪怕炭治郎此时的后穴怎么吸都不能让他开心。 炭治郎的肉棒已经不知道在二人的夹击下射了多少次了,尿道口酸的不行,现在只能偶尔射出一些浑浊的腺液来。 伊之助现在是爽翻了,在顶入炭治郎雌穴的子宫里时,股股热液浇到敏感的龟头上,舒服的他一阵阵的哼哼,野兽般的本能从来没有消减过,拔出来的只剩下半个头部卡在红肿糜烂的穴口处,顶进去的时候一定要顶入那处被他打开的小口里,每当这时穴肉就会更加卖力的讨好他,他动的越快也就越爽,淫液被他不断的带出雌穴再挤进去,小腹和炭治郎的臀部都变的水光一片。 三个人的身子交叠在一起,在这个森林的角落里行着野兽的事。 做的越来越忘情的善逸渐渐失了分寸,还是炭治郎先痛苦的叫出来善逸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炭治郎的指甲划出了一道伤口。 伤口在手臂上,很长但不深,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滴着血。 这种伤口对于善逸这种总是行走在生与死之间的鬼杀队剑士来说是不痛不痒的事情,但这对炭治郎不同——血腥的味道足以让一个鬼失去理智。 和炭治郎相处过的人都相信这个过分坚毅的战士不会去吃人。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饿。 善逸看见炭治郎不断翕动的鼻子一下子又来了兴趣,不像过去那般破个口子就哭天喊地怕死了,他面上无辜地眨着眼睛,把自己还在滴血的手臂放在了炭治郎鼻子前。 这对嗅觉敏感的炭治郎来说无异于把他丢到了血缸里,口水不受控制地疯狂分泌了起来,他盯着善逸那处还在缓慢渗着血的伤口,血红的血珠顺着善逸白皙的皮肤往下滴落,一颗又一颗圆润的血珠,这是能把他逼疯更能把他推入无尽深渊的人类的血肉。 想看见和平时的炭治郎完全不同的样子,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 伊之助只是凭借触觉就感受到了炭治郎此时情绪的激动,下身顶的动作更用力了,每次炭治郎都以为自己要被顶出去,结果还是被两个人牢牢固定住,无处可逃。 太阳的确快升起了,已经不被太阳接受的炭治郎不能再让他们二人肆意妄为了。 善逸和伊之助最后草草的射进了炭治郎体内,总算在天亮之前把化为小孩的炭治郎放到了箱子里。 善逸把手指放在炭治郎嘴边便被对方无意识的吸吮了,看上去乖乖巧巧的样子。 清晨的第一束晨光落在了箱子的外皮上,鬼杀队的剑士今日也应当斩灭恶鬼。 END 有一些bug,总之是为了性癖硬着头皮写了。 我已经空了.

次の

嘴平伊之助_360百科

善 逸 伊之助

鬼灭之刃最终话205话已经更新,这部当下最热门的漫画迎来了完结,无论结局是否好坏都已经为这部作品画上了句号。 在结局中,曾经灭鬼行动中付出努力众人也都在结局要么出现了后代,要么出现了转世者,是个很温馨完美的结局。 掐cp这个事一直是漫迷都津津乐道的举动,对于角色本身的喜爱让漫迷都喜欢在动漫中组cp,鬼灭之刃中也不例外,曾经我们津津乐道的cp组合在鬼灭之刃的结局中也暗示了他们确定已经成为夫妻,不过有一对却比较可惜,来一起看看吧。 炭治郎和香奈乎 炭香cp一直是漫迷们呼声最高的cp组合,炭治郎打开了香奈乎的心扉,香奈乎对炭治郎也可以不顾性命。 最后一刻为了拯救炭治郎舍命将药物注射进了炭治郎鬼化的身体,让炭治郎恢复成为人类,恢复之后两人相视而笑,cp感满满。 两人最终话中也确定确实结婚了,还出现了后代,分别是灶门彼方和灶门炭彦,灶门彼方完全就和香奈乎一个模子,就是换了个发型。 弟弟灶门炭彦继承了炭治郎的血统,按照推算两人应该是曾孙一辈。 我妻善逸和祢豆子 我妻善逸性格怯懦,但是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从当初遇到祢豆子之后就深深的喜欢上了祢豆子。 在完成了一次任务之后也是直接向祢豆子求婚,这两人也是漫迷呼声比较高的一对cp。 果然结局中也出现了二人的后代,我妻善逸才是最大赢家,二人后代分别是姐姐我妻燈子和弟弟我妻善照,他们称善逸为曾祖父。 姐姐我妻燈子看样貌就和祢豆子非常相似,只不过是比较暴躁的性格,弟弟我妻善照和善逸一样都属于比较懦弱的性格。 嘴平伊之助和神崎葵 嘴平伊之助和神崎葵二人组cp真的非常合适,伊之助有次偷偷潜入厨房被神崎葵发现。 神崎葵虽然抓住了伊之助偷吃,但也只是责备他之后给了他一份提前准备好的食物,满满的人妻属性。 伊黑小芭内和甘露寺蜜璃 伊黑小芭内和甘露寺蜜璃二人可以说是最虐的cp组合了,二人对对方本来就是有着爱慕之情,互相知道彼此的心意。 尤其是临死之际小芭内对蜜璃的深情告白感动了很多漫迷,都希望能给予一个好的结局。 在最后的结局中,鳄鱼老师大发慈悲之心,让伊黑小芭内和甘露寺蜜璃转世成为经营一家快餐店的夫妇。 满足了cp的同时也满足了蜜璃的胃口,从灶门彼方的口中能看出,小芭内对于蜜璃依旧非常宠爱,都不许别人一直盯着看。 愈史郎和珠世小姐 愈史郎和珠世小姐在不少漫迷眼中也是一对cp,愈史郎深爱着珠世小姐,无奈珠世小姐只把愈史郎当成弟弟。 结局中愈史郎成为了一名著名画家,名叫做山本愈史郎,但他与别的画家不同,一生都在描绘珠世小姐的美丽,感觉没有结局真的太可惜了。 感谢鳄鱼老师给了众人一个温馨而又美好的结局,尤其是cp这方面非常的照顾,漫迷眼中的cp都成为了夫妻。 唯一可惜的就是愈史郎,如果能够给珠世小姐设定一个转世的人物,然后再和愈史郎有一场邂逅想必也是对愈史郎的一种安慰吧。 以上就是本期土豆君分享的内容,喜欢文章的小伙伴别忘了点个在赞、关注和收藏三连哦,感谢支持。

次の

鬼灭之刃205话汉化:高呼声cp都成为了夫妻,只有他俩让人惋惜_腾讯新闻

善 逸 伊之助

三人围坐在小桌子旁边。 伊之助为了吃饭而摘掉了野猪头套。 野猪头套下的伊之助,短发,长的十分精致,漂亮的鹅蛋脸,优雅的眉形,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上上下下,简直就是魅惑人的钩子。 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红艳又水润。 善逸就在旁边默默的吃饭,默默的欣赏,默默的想着伊之助这张脸真下饭。 —— 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炭治郎放在角落里的箱子突然发出了响声,很细微,但是善逸可以听到,善逸还听的出是弥豆子在试图开锁从箱子里面出来。 除了善逸,炭治郎和伊之助两人的目光也注意到了弥豆子。 从箱子里面爬出来的弥豆子嘴里咬着一个竹筒,竹筒用线串着然后系在了脑袋后面。 长长的头发,显得她更加小巧可爱,大大眼睛在黑夜里面显得格外漂亮。 弥豆子站在炭治郎后面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 老婆婆后面的医生进房间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给善逸三人看病。 —— 三人被老婆婆另外安排了一个房间,老婆婆看见了弥豆子竟然也不惊讶,给她安排了在善逸三人隔壁的房间。 善逸把伊之助扛在背上换了房间,给他放在榻榻米上盖好了被子。 善逸一根,炭治郎三根,伊之助五根…… 话说伊之助在原著里面不是四根吗……善逸流下了由罪恶感引发的泪水。 还是没想到,在响凯的血鬼术里跌跌撞撞竟然也断了一根肋骨,可怕。 屋子里变得安静了,只听的到伊之助的呼噜声。

次の